關於部落格
學生妹日記
  • 470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聖心阿sir,第21集

聖心阿sir第21集(12月15日)   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吾好呀……   雯雯哀求。   我當然無理佢,照樣插入。   「慘,我做左母狗。」雯雯幾乎想流出眼淚。   「你咪哭住啦,依家我插你依做叫後體位,要你四腳趴趴果種先叫狗仔式。」我對雯雯說︰「只要你吾好似楊怡咁攪反抗,我就比你應有既尊重,咁你以後聽吾聽話先?」   雯雯點點頭。   我側過頭,用口吮乾她的眼淚。   「好啦,依家你掰開d隻左腳,然後把左腳疊在我的左腳上。」我對雯雯說。   雯雯只有乖乖聽話。   我開始un下un下。   「點呀?係咪好舒服呢?知我厲害未?」我說。   雯雯臉都紅哂,點點頭。   我伸手摸下雯雯校服上個東華校章。   這個校章既特色就係勝在夠大,尤其貼在雯雯這種小山丘上,足夠令我這種校服癖血脈沸騰。   再仔細察看,校章上更有四格印著「忠信勤儉」四個字。   「忠信勤儉」,真係好適合雯雯這種賢妻型少女。   「你係咪故意選個校章代表自己既性格來挑逗我先?」我問雯雯。   我停下抽插手,比足夠時間佢作答。   「我不……不知道啊!」雯雯喘著氣。   我之所以選擇後體位的進入方式,是因為這個招式只需要最小幅度的動作。雯雯的反抗程度較底,不需要下下都像對付楊怡咁同佢來「八淺兩深」,我想保留體力,同佢玩耐d。   那邊廂,楊怡從高潮的暈眩中悠悠醒轉過來。我便對雯雯說︰「岩啦,掰大d對腳,等楊怡睇清楚你個洞被我征服個淫賤樣。」   「噫,阿sir,不要這樣呀。」雯雯哀求道︰「我吾想楊怡見到我咁既樣,太羞恥了。」   「你話吾好就吾好呀,即係依家你命令我啦。」我對她說。   「我不是這個意思。」雯雯慌忙說。   「太遲了,你講錯野就要接受懲罰。」   我將雯雯隻腳抬高,分開到一個好誇張既角度,然後放在我肩膊上。    「呀,不要。」雯雯又想哭出來。   「不要吵,再吵就給你來個狗仔式。」我威脅雯雯。   雯雯立即收聲。   咁樣比佢叫下又吾比佢叫真係好好玩,好似貓捉老鼠咁。   「雯雯姐,你要加油,頂住呀,不要讓阿sir看扁我地。」楊怡在比我插爆左個洞到雙腿無力的情況下,終於慢慢爬過來。   「你吵什麼,你自己咪又係變左尼斯湖水怪。」我恥笑著說。   楊怡今次都忍不住臉紅。   「阿sir,你比我地女仔多碌野咁就梗係叻少少啦。」楊怡說︰「不過雯雯姐吾駛驚,阿sir無咁好體力既,佢岩岩扑完我,好快就射ga la,你堅持一陣就得。」   「我好吾好體力,你問雯雯咪知nor。」我得意洋洋地說。   佢地永遠都吾會知我食左「偉哥」,所以特別厲害。   插左一陣,雯雯就說︰「「阿sir,你放過我啦,我頂吾住啦。」   我當然不會停下來。   楊怡捉住雯雯隻手,以示鼓勵。   我說︰「你地以為姐妹情深就得的嗎?」   楊怡說︰「阿sir,你要扑就扑我啦,雯雯姐好似真係支持吾住。」   「你,我等陣再扑,不過我要先ko雯雯。」   楊怡突然挪近過頭到雯雯身邊,開始同雯雯kiss。   「喂,你做乜呀,都叫左吾好過來阻住哂。」我對楊怡說。   「雯雯姐咁辛苦,我梗係要等佢舒服d先得。」楊怡說,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。   跟住,佢又開始自摸小妹妹,又用另一隻手去愛撫自己個保良局校章。   「喂,你又做乜呀?」我再次問她。   「你插到人興哂,人地呵番自己咋嘛。」楊怡竟然這樣答。   真係比佢吹漲。   然後佢又話︰「阿sir,你咁樣插雯雯姐無用ga,都征服吾到我地間學校,不如你吾好扑雯雯姐住,我用個校章同你玩夾腸呀。」   楊怡個衰妹竟然故意引我扑佢,籍以拯救雯雯。   不過佢依招的確厲害,好頂癮,攪到我心癢癢。   雯雯也說︰「係啦,係啦,阿sir,你快d射落人地個校章到啦。」   如果吾係見到雯雯個痛苦樣,真係以為佢發姣發上腦。   然後,我跟雯雯換了個最傳統的正體位姿勢。   我對她說︰「見楊怡同你姐妹情深,為你求情,今次就吾用狗仔式射爆你啦,不過你以後吾聽話,我一定要你做母狗。」我最後留番一個警告。   「多謝阿sir。」雯雯不忙說。   換番正體位後,我開始增加抽插速度。其實我都吾係咁鐘意用狗仔式,因為吾可以居高臨下咁睇清楚女仔身上的校章。而我最喜歡就係做愛時蹂躪佢地個校章,真係好有快感。   我對住雯雯個大大個東華校章又舐又咬。   碌野愈來愈好似著火咁。   突然,在雯雯一片呼天搶地的驚叫聲中,我開始感到大量的濡濕。啊!連雯雯這個純情學生妹也潮吹了!   我更加落力咁插,務求比到佢更多快感,留下一次終身難忘的經驗。   不過奇怪的是,不論是楊怡或雯雯,她們就算似消防喉咁開足花灑噴水,都噴吾熄我既慾火。   屌一個,舒服哂;屌兩個,精都射埋。   終於,我在雯雯的子宮溫室裡射精了。   大概是「偉哥」的關係,我今次射到好似高射炮咁。   我覺得幾乎可以射穿雯雯個子宮。   我都覺得衝擊力太大,怕會傷害雯雯,於是在最初的興奮過後,我立即用手夾住條發硬既尻,轉移去攻擊楊怡。   「阿sir,你做乜呀?」佢害怕地問。   「又係你叫我征服你個校章既。」我說︰「我每征服一間學校之前,都要先征服佢地既學生妹。」   然後,楊怡又響起幾下呻吟聲。   我將d水尾射哂比佢。   或許因為佢方才在自摸,又或者我地男人的精液有興奮作用。楊怡臉如桃花,一副十分滿足的lum樣。   哈哈,最後兩條女咪又係比我ko哂。   雖然有借助藥物。   不過俗語講得好︰「原因吾重要,結果才是最重要的。」   見佢地兩個軟癩癩,我都一齊大覺訓。   張床比佢地d潮吹淫水整到濕哂,吾多好訓。   睡夢中,我輾轉反側,彷彿朦朦朧朧看見她兩個,楊怡在說︰「雯雯姐,你做大,你應該要多d。」   說著,佢把自己陰道裡流出來的精液塗在雯雯陰道上。   雯雯驚叫著避開,又說︰「楊怡妹,你喜歡的話不用客氣,自己留著吧。」   兩個衰妹嘻笑怒罵,好像兩隻快樂的小鳥。   醒來的時候,我又見到一個離奇的情景。    雯雯和楊怡又再次換好校服,不過今次係一套英華和一套培道。   兩套旗袍校服一藍一白,各有特色。   而佢地兩個,就好似行街shopping咁,對住我個衣櫃入面的女生校裙,評頭品足。   不時又拿出一兩件,放在身上,比劃比劃。   「喂,你地做乜又呀?」我從床上喊道。   她們回過頭。   不看見佢地個正面樣尤至可,而一看,卻不能不驚嘆,太有中國傳統氣質了。   雯雯身穿英華藍色旗袍顯得高雅大方,而楊怡的白色培道旗袍則整潔純情。   但兩者都隱隱透出中華民族堅毅不屈的精神。   佢地吾通想透過旗袍校服向我示威?駛吾駛唱埋汪阿姐既「萬水千山總是情」呀?你地以為抗日咩?   果然楊怡說︰「哈哈,旗袍校服無校章,睇下你點征服我地間學校。」   雯雯則紅著臉說︰「阿sir,你食果隻日本出既『偉哥』已經比我地發現左,吾怪得之你插到人地潮吹啦,今次我地兩姐妹要共同抵制日貨。」   真係比佢地吹到「必」一聲。   我輕蔑地“till”一聲,然後慢條斯理說︰「原本食『偉哥』係為左你地一吾聽話就同你地屎眼開苞,你地個屎眼咁窄,我先無心機慢慢插,不過見你地服侍得我幾舒服,先放過你地。」   「下?插屎眼?」她們睜大眼,露出恐懼的神色。   我又說︰「仲有呀,邊個話旗袍校服無校章ga?」我打開床頭抽屜中間果格,裡面有成幾十間學校的襟章︰「依d就係我既收藏品,同我戴起佢,扣在條頸既正中位置。」   「很漂亮呀。」扣左鐵章既旗袍校服學生妹令我更加想屌。   楊怡說︰「我地吾敢再挑戰阿sir既權威啦,只要阿sir吾插人屎眼,你想扑我地小妹妹幾多次都無所謂。」   雯雯插嘴說︰「不過楊怡妹你吾係話比我sir插到腫哂咩?我依家都仲好痛,又手軟腳軟。」   楊怡說︰「咁都要比d甜頭阿sir呀,你睇下佢個樣,隨時又想亂來,總之插妹妹好過插屎眼啦。」楊怡擺明想起果次比我用假陽具插屎眼的經驗。   我又係未試過一次玩兩個旗袍學生妹。對住佢地,真係愈來愈想扑。不過最終有無扑多佢地幾鑊,咁就留番比大家讀者自己估下啦。   順便一提,佢地兩姐妹配搭校服真絕,例如︰ ──聖心(佢地自己既校服)vs聖瑪利(西裝型校服) ──英華vs培道/瑪利諾神父(旗袍混戰)   ──東華vs保良局(純潔白裙誘惑) ──華德中vs英皇教育(私校對決) ──新法vs張煊昌/神召會(可愛水手裝) ──德雅vs聖羅撒(百褶連身裙) ──德蘭vs玫瑰崗 ──瑪利諾vs女拔萃/陳瑞琪喇沙(貴族女校)   有時又會用同一間學校的夏季和冬季校服等等……。   令你一路扑,一路想比較不同校服的相似和分別,勾起了我無限的好奇心。   就係咁,我愈來愈吾清楚究竟是佢地走吾出我既掌心,抑或我對佢地中毒太深難以自拔。   唯一知道既係,我地三個的確渡過了許多美好快樂的時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